? ?
?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永远拉紧父亲的手
来源:一公司 作者:鲁咏梅 日期:2019-06-24 访问次数: 字号:[ ]

年前,父亲因突发心肌梗塞住到了省城医院。由于当时父亲同时出现胃部出血的情况,按当地县医院建议,哥哥先安排父亲住进了省城医院的消化科。虽然消化科医生在第一天接诊后就对父亲采取了心脏检测、身体检查、输液等治疗,却同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并建议我们立即将父亲转到心内科做心梗治疗。不料心内科当时病人太多,一床难求,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去。就在我们兄妹焦急万分但一筹莫展时,父亲却因为身体极度不适,大概又从医生的病情告知中认识到了自己疾病的凶险,自认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突然决定放弃治疗。 

那天晚上,父亲把我们兄妹三家人及侄儿一家叫到床前,郑重其事地交代,要求我们第二天为他办理出院,让他回家保守治疗。我们急忙安慰父亲,说病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而且我们绝不能在专业医生未出具检查结果之前就放弃治疗。可父亲态度坚决,他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又说生老病死是人生自然规律,不必强求等等,最后还特别叮嘱我们在他走后照顾好母亲。 

听完父亲的决定和叮嘱,我们兄妹面面相觑,忧心如焚。大家轮番给父亲宽心,可父亲不再说话,以时间已晚为由,打发哥哥、嫂子、妹妹、妹夫及侄儿等家人回去休息,只让我和先生留下来陪护。妹妹离开医院时泪流满面,她说这样的告别来得太早,她绝不能接受父亲回家保守治疗的决定。嫂子也坚决反对父亲的决定,她离开医院时一边继续打电话联系熟人说着为父亲转心内科的事,一边果断地对哥哥说:这次绝不能听爸的安排,咱就在这里治。哥哥面色凝重,忧心忡忡,叮嘱我有情况随时联系他,他已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登记了房间。 

送走兄妹等家人,已夜深人静。我坐在父亲床边,望着满头华发、消瘦虚弱的父亲,泪眼婆娑。我在心里不断地呐喊着、祈祷着,祈求老天保佑我的父亲度过劫难,安然无恙。父亲身上带着连着许多管线的心脏检测仪,检测仪实时检测父亲的心率、血压、呼吸。检测仪每30分钟会显示的一次血压状况,父亲的血压和和心率一直偏高,显示屏上的指标每次都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不断在心里祈祷,希望下一回血压、心率指标能恢复正常数值。 

父亲因为胸部憋闷,睡得并不踏实,不时会呻吟一声,深呼吸一下。有时他睁开眼睛,跟我说两句话,叮嘱我一些事情,又会闭上眼睛休息。满心悲伤的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挽留住我的父亲,便轻轻拉起父亲放在床边的手。我想,只要我抓紧父亲的手,父亲就不会离开我,即使死神靠近,也会因为怜悯我的悲伤,从而放过我的父亲。 

因为多年患有类风湿疾病,父亲的手指关节变得有些粗大僵硬。握着父亲粗糙变形的手,我忽然意识到,从我记事起,我其实从没拉过父亲的手。在我小的时候,父亲一直在西安工作,一年只有寒暑假时我们兄妹才能见到他。父亲本身性格内向安静,喜怒不形于色,给人的印象一贯比较严肃古板。所以,我们兄妹小时候一直跟父亲有一些疏远,在父亲面前一直规规矩矩,不像在母亲身边那样,可以肆意嬉闹撒娇。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兄妹三人对父亲的爱戴和依赖却日益增强。父亲也把他无声的爱毫无保留地给了我们。与平日只关注我们吃饱穿暖的母亲相比,父亲更多地关注我们心灵的健康成长。由于家庭拖累,父亲在七十年代末,从西安调回扶风县城工作。哥哥那时已经上高中,我和妹妹还上小学。父亲每周回家都会给我们带回许多适合我们阅读的课外读物,滋养我们的心灵。我们兄妹至今爱好读书的习惯就是父亲那时培养的。父亲对我们的学业也很关心。我和妹妹上中学的时候,为了我们能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他把我们从乡下的学校转到了他工作的学校。此后四五年里,父亲既当爹又当妈,一人在县城照顾着我和妹妹的日常生活。之后,我们兄妹三人的升学求学、成家立业以及后来我们子女的学习、成长过程,都少不了父亲的关怀、照顾和资助。我们已习惯了父亲的照顾,父亲就是我们背后随时可以依靠的大树。虽然我明白父亲已年过八十,总有离我们而去的那一天,但我总是回避不去想这些事情,我常常默默祈祷,祈祷这一天来得越晚越好。 

紧拉着父亲瘦骨嶙峋的手,我心里充满感激和哀伤。我的父亲,用这双手撑起了我们兄妹幸福的人生,他自己的一生却过得多么艰辛啊!父亲生于三十年代末,童年时期,正是国家积贫积弱、民不聊生的年代,加上当时家大人多,一直过着缺衣少吃的生活。好在祖父当时教村学,父亲有了读书的机会,性格安静的父亲便在书本中找到了慰藉。他自幼勤奋好学,在初中毕业时,为继续学业,报考了当时提供助学金的师范学校,以优异的成绩被当时的凤翔师范录取。父亲曾经给我讲过,他在凤翔师范的那段日子也过得非常艰苦。凤翔师范距离老家五十多公里,为节省几毛钱的路费,父亲往返学校都是靠步行,往往需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才能走到学校。而学校定量供应的粮食,让正长身体的父亲经常饥肠辘辘。有一次,父亲实在饿得不行,就去附近菜地里捡农民不要的茄子、豆角吃,结果回到宿舍后呕吐不止,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参加工作后,父亲被分在西安的一所学校教书。当时父亲每月的工资微薄,他在留下一点必须的生活费后,会将其余的工资寄回家里,供当时的大家庭使用。曾听母亲说过,父亲那时有一件绒衣,已破洞百出,他却舍不得扔掉另买一件,一直将那件破绒衣穿了好多年。后来,我们兄妹三人相继出生后,家里生活负担更加沉重。母亲一人在村里参加农业劳动,挣的公分不够全家人每年的口粮款,家里的生活仍然需要父亲全部的工资来支撑。七十年代中期,农村实行联产承包制后,母亲一人在家干农活忙不过来,父亲只好放弃西安的工作,回到离家较近的县城工作。他平日在工作单位辛苦教书,周末回家还要帮母亲干繁重的农活,这样亦教亦农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好多年。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家因农转非搬迁至县城生活后,父亲的工资用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常常捉襟见肘。直到我们兄妹三人都参加工作后,父亲才算松了一口气。但这时,我们慈爱的父亲却老了,年轻时艰苦的生活经历让他身形憔悴,百病缠身。虽然退休赋闲、虽然吃穿不愁,他却享受不了多少生活的馈赠。他仍然生活得很简朴,不浪费一颗粮食,很少花钱买衣服,我们兄妹为他买的衣物,常常让我们当场拿去退掉。由于我们兄妹三人都在外地工作,与父母聚少离多,不能让他们尽享天伦之乐。但父亲却从不抱怨,即使生病了,也常常轻描淡写地隐瞒我们,怕给他的子女添麻烦。现在到了他自认为的生命尽头,毅然决定放弃治疗,其实主要原因仍是不愿给他的子女们添麻烦。想到父亲饱经风霜的一生,怎么能不叫我做女儿的心疼难过。 

轻轻地抚着父亲的手,我感慨万千,感慨父亲这双经历无数生活艰辛的手,也写出了许多优美的诗词和文章。我一直多么骄傲我的父亲能有一双会写诗文的手。父亲一生教书育人,学识渊博,酷爱写作。在我们举家搬迁至县城之前,父亲一直是我们村里公认的秀才,每年大年三十,父亲会从早到晚给村里人书写对联,虽然我心疼父亲书写春联的辛苦和劳累,但心里却感到非常自豪。父亲尤其喜欢写诗词,当年他还在凤翔师范求学时,就和几个志趣相投的同学研读诗文,写出了许多激情澎湃、志向豪迈的诗文。随后几十年,父亲一直笔耕不辍,写了不少的诗词及散文。这些诗词和散文,文风朴实,清新自然、饱含真情。读后能真切感受到父亲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高尚典雅的生活情趣。他的诗讴歌真善美,传播社会正能量,充分表现了一位知识分子心怀天下、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家国情怀。父亲虽然能诗能文,但他一生淡泊名利,为人低调谦虚。这些年,在我们兄妹三人的强烈要求下,父亲才同意将他的诗词、文章集结出书,留作纪念。我们将他的诗词集结成两本文集,父亲算好了赠书的人数,只要求我们各打印了几十本,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怕张扬,二是怕浪费。而收到父亲赠书的亲朋好友、子侄孙辈们,无不为父亲的文采和真情所感动。一直到生病前夕,父亲仍放不下文字,他不仅继续写诗填词,滋养心灵,启迪后辈,而且无私地帮助一些老年朋友校对文稿,共同享受文字的快乐。年老的父亲另外一个爱好,就是酷爱读书。每日看完新闻联播等几个喜欢的电视节目后,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读书,他端坐在书桌前读书的背影让我常常感动不已,他对知识的执着追求让我们后辈们自叹不如。而长期的知识熏陶,也造就了父亲儒雅温和、宽厚仁慈的谦谦君子气质,让了解他的人心生敬意。 

就这样紧紧拉着父亲的手,我陪着父亲度过了揪心漫长的一夜。黎明时分,父亲睡醒了,平静地嘱咐我做好出院的准备。哥哥在这时赶了过来,给父亲告知了他的一位医生朋友对病情的诊断。原来哥哥、嫂子在这个不眠之夜,分别把父亲所做的检查报告传给了一位曾在西京医院心内科工作过的专家,专家看后在凌晨回复说父亲的病情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激动地摇着父亲的手说:爸,听到了吗?您的病没有危险,没有危险,您一定不能放弃,您还要看着煜煜结婚、瑶瑶出嫁呢,我们还离不开您呢,咱们一定不能回去,咱们一定要配合医生治疗啊。这时,我终于听到父亲答应我们留下来继续治疗的决定。然后,我的压抑了一夜的悲伤情绪,顿时化作汹涌的泪水,顺着脸颊,滚滚而下。 

随后几天,父亲被转到了心内科继续治疗,最终接受了心脏支架手术。在住院两周后,父亲出院回到了家里,开始安心静养。但回到家的父亲哪里能真正得到静养呢?得知父亲病情的众多亲戚朋友纷纷前来探望,家里一度出现了一天四、五拨人来探望父亲的场面。在众位亲友的关心和鼓励下,父亲的情绪好了很多,身体也逐渐恢复,这让我们兄妹非常感激和安慰。大年初一那天,父亲又拿起了笔,即兴创作了一首名曰《己亥年春节有感》的诗。再次读到父亲的新诗,我心里百感交集。感谢上苍,感谢所有帮助过父亲的人,能继续看着父亲在书桌前写诗、看书,于我,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春节期间,我和妹妹又说起父亲住院期间的一些事情时,妹妹告诉我,父亲说他那一晚之所以没走,是因为我一直拉着他的手。听了这话,我心里一阵酸楚。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如果真是这样,父亲,我愿意拉紧您的手,一直到永远。




打印】 【纠错】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